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 - 机械行业协会服务平台

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 - 机械行业协会服务平台

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是经民政部门批准注册的跨地域社会组织,本商会自创办五年来,已被授予“AAAA”级社会组织称号,现已拥有会员企业200余家,包括:汽车行业、工程机械、机床工具、专用汽车、农业机械、矿山机电、生产服务、模具制造、科研院所、大专院校等。本商会以增进友谊、交流信息、协调关系、发展经济为宗旨,以团结会员单位、促进机械行业健康发展为工作目标,致力于内引外联,已与深圳市机械行业协会、淄博市机械行业商会等协会(商会)建立友好关系。行业商会的使命是:延长产业链,筑就大平台,汇聚行业力量,团结发展共赢;坚持科技创新和管理创新,引领地方装备制造业走向强盛!

菜单导航

无锡这个垮桥的城市有多奇葩?

作者: 江西省机械行业商会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23日 09:21:40 游览量: 174

简述:

无锡的GDP堪称中国“最牛第三城”。它如果落在中国其它20多个省(区),连人家的省会都能轻松碾压。 ,机械社区

无锡这个垮桥的城市有多奇葩?

有这么一个城市,人均GDP碾压北上广,但房价低了好大一截。

感觉上,它总是悄没声息的,偶尔被全国媒体聚焦一次,却时常不是什么好事。

早年的太湖绿藻就不说了,去年的范冰冰偷漏税事件它意外地成了背景,几天前的垮桥事件,一条官微甚至引得人民网点名怒怼——

无锡这个垮桥的城市有多奇葩?

好吧,说的就是无锡。

垮桥这事,从数据上看在当下中国算是稀疏平常。《中国新闻周刊》的一则报道引用了不知道哪里的论文数据:仅2007-2015的8年中,国内就有105座桥梁垮塌,其中超过四分之一由超载引发。

那么多地方垮桥,偏就无锡成了“主角”?谁让无锡这一阵子各种幺蛾子乱飞呢。饭馆爆炸、车祸……都来凑热闹。

其实,不说别的,单看房价收入比就足以羡煞一众长三角城市,更别说那个十余个城市房价全都能杀入全国前五十的邻省了。

论底蕴无锡也丝毫不差。

无锡的GDP堪称中国“最牛第三城”。它如果落在中国其它20多个省(区),连人家的省会都能轻松碾压。

无锡是“吴”文化的发源地,说起小桥流水、吴侬软语、江南情调……杭州、苏州都得靠边站。

01

如今的苏南,苏锡常的格局已定,也几乎让人忘了,在上个世纪80年代,无锡才是江苏的老大,甚至长期碾压深圳。

很少有人知道——

到2018年底,无锡是中国城市万亿俱乐部的少有的非直辖、非省会、非计划单列城市;

10余年前,无锡曾是跻身中国大陆GDP前十榜单上的唯一的普通地级市;

20年前,无锡长期占据江苏No.1,GDP超省会南京一倍;

更早的近代,无锡也一直是工商名城,更有“小上海”之称。

无锡,面积4628平方公里,大约相当于0.55个苏州、0.29个杭州,截至2018年底常住人口647.45万,人口总数可以排在全国前80。

无锡这个垮桥的城市有多奇葩?

落到省内第三,不是无锡发展的慢,纯属时也命也。

无锡命运的转折点就是与苏州争夺新加坡工业园项目的出局。要知道,当年新加坡资政李光耀前往江苏考察首站选的是无锡,而非苏州。

错失这次机会,无锡被赶超之势由此一发不可阻遏。

1994年,无锡被深圳超过。次年,被苏州超过。

进入21世纪后,由于当地主官频频落马,导致发展节奏被打乱,终被南京超越,无锡退居江苏老三的位置。

无锡这个垮桥的城市有多奇葩?

今天,从“苏B”的车牌属于无锡而不是苏州,就依然可见这座城市当年的地位。

江苏的第三,依然能高居全国前20。不止如此,无锡更是中国藏富于民的典范。今天的无锡,人均GDP排名全国第四,是长江沿线地区最富裕的城市。

1978-2018年,无锡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340元增长到5.7万多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81元增长到3.1万多元。换句话说,40年来,无锡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均超过150倍,增速略高于GDP增速,“钱袋子”跑赢GDP。

一组更惊人的数据:无锡的人均储蓄存款从1978年的39元增长到8.5万多元,增长2179倍

但最令外地人羡慕的大概是,这么高的收入,这么多存款,无锡的房价却是长三角洼地,比杭州、苏州、南京便宜了好几千。

02

作为乡镇企业的发祥地,无锡的复兴是由乡镇企业成就的。

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无锡发展出了连邓小平“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最大收获”。在这里,乡镇企业异军突起,让整个苏南引领了中国改革最猛的一波狂飙突进。

江苏省第一个亿元镇、第一个亿元村、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均诞生在此。

但在那个只争朝夕的年代,各领风骚才是主旋律。

无锡也终于被乡镇企业所拖累,被深圳、苏州超越是一个警示。

无锡与深圳、苏州最大的区别在于,无锡一直靠民资,而后者却借着外资,搭上了第四次产业转移的大潮。这注定了无锡的转型之路将会颇多坎坷。

2007年,太湖蓝藻大爆发是另一个警示。传统粗放经营的乡镇企业,忽视环境保护的代价简单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