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 - 机械行业协会服务平台

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 - 机械行业协会服务平台

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是经民政部门批准注册的跨地域社会组织,本商会自创办五年来,已被授予“AAAA”级社会组织称号,现已拥有会员企业200余家,包括:汽车行业、工程机械、机床工具、专用汽车、农业机械、矿山机电、生产服务、模具制造、科研院所、大专院校等。本商会以增进友谊、交流信息、协调关系、发展经济为宗旨,以团结会员单位、促进机械行业健康发展为工作目标,致力于内引外联,已与深圳市机械行业协会、淄博市机械行业商会等协会(商会)建立友好关系。行业商会的使命是:延长产业链,筑就大平台,汇聚行业力量,团结发展共赢;坚持科技创新和管理创新,引领地方装备制造业走向强盛!

菜单导航

工业高端化是中国经济新动力的核心源泉

作者: 江西省机械行业商会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11日 19:03:47 游览量: 59

简述:

中国仍然处于工业化进程中由低端化向高端化发展的重要阶段,中国的新型工业化时代刚刚拉开序幕。 第二,以工业

  中国仍然处于工业化进程中由低端化向高端化发展的重要阶段,中国的新型工业化时代刚刚拉开序幕。

  准确认识中国所处的工业化发展阶段

  第一,当前,对中国工业发展阶段所持有的一种观点是,中国的多数地区已经完成了工业化发展阶段,中国整体上可能已经处于后工业化时代,进入以服务业为主导的特定发展阶段。然而,这种说法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误判。从总体来看,实质上中国仍然处于工业化进程中由低端化向高端化发展的重要阶段,中国的新型工业化时代刚刚拉开序幕。因此,工业的高端化发展以及新型工业化发展,必将成为维持中国今后经济增长新动力的核心来源。

  无论是从传统制造业还是高新技术产业或战略性新兴产业来看,中国的制造业均面临不可忽略的发展困局乃至发展危机。2016年《财富》发布的世界500强企业排行榜单显示,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大陆的制造业企业占总入榜企业比重偏低,只有34.9%。另外,美国、日本、韩国等上榜的制造业企业基本都分布在电子、互联网、现代制造等高科技领域,而中国上榜的制造业企业主要分布在资源、能源密集领域。以上事实深刻反映出中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实质上已经处于一个相对弱化态势的基本事实,中国只是凭借粗放型的规模扩张模式实现了工业化的低端阶段,而并没有依靠创新密集型的集约型发展模式进入工业化的高端阶段。

  第二,正确认清中国现阶段经济增长新动力的来源主要还得依靠工业部门,而非孤立地依靠第三产业,这既表现为工业部门中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以及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持续扩张和壮大,也表现为工业部门为主的实体经济部门对第三产业的支撑作用,尤其表现为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部门的融合式发展,而非不相兼容式的各自孤立增长。

  中国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份额由2005年的41.40%逐步上升到2014年的50.50%,十年期间稳步上升了9.10个百分点,这就容易产生的一个认识误区是,中国现阶段段经济增长新动力的来源已经由第二产业转向第三产业,第三产业已经替代第二产业中的工业企业部门,成为支撑中国今后经济增长最为主要的动力来源。然而,我们发现,驱动第三产业增长的主要动力来源只是金融业和房地产业这两大部门,而其他部门增加值占第三产业增加值的比重均呈现停滞或显著下降态势。这本质上并不能反映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特征,也不能将其作为中国进入以服务业为主导的后工业化发展阶段的核心标志。相反,这反映出的是中国经济增长动力对房地产行业的依赖、中国房地产行业和金融业相互支撑式的发展模式的形成和固化。此外,也在相当程度上反映出房地产行业对以制造业为主的实体经济部门的挤出效应。

  工业高端化是中国经济新动力的源泉

  第一,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以及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持续扩张和壮大,这是决定维持中国今后经济中高速增长的高质量投资核心来源,同时,这就决定了中国今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还必将依靠投资驱动型的增长模式。与以往的传统投资驱动型增长模式所不同,这种新型的高质量投资驱动增长模式,集中表现为以促进生产率提升和经济发展质量为中心的新型发展模式的形成。

  从中国的当前现实来看,中国供给侧的生产部门中多数本土企业的各种高端生产能力严重滞后于需求侧中消费者需求的升级换代的现实需求,导致中国本土的高端需求完全外溢到对国外高质量、高端产品的需求,无法对中国国内的供给侧的高端化发展形成有效支撑。这就必然会倒逼中国供给侧面的本土企业,通过促发“资本替代劳动”、“技术替代劳动”以及“机器替代劳动”等形态的高质量投资,来发展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创新密集型以及人力资本密集型的生产模式。

  与以往传统的以投资数量和规模扩张为主的粗放型增长模式所不同,这种以高端工业化和新型工业化为主的高质量投资增长模式的形成,新经济结构的塑造又会激发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的提升,从而最终导致以工业部门生产率可持续增长为内核的经济增长。

  第二,以工业部门生产率提升为主的经济新动力机制的形成,不仅决定了中国今后劳动者工资水平的增长空间,最终也决定了中国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内需驱动发展模式的加快形成。

  对于当前制约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和生产率提升空间的核心因素来看,不仅仅在于供给侧方面所面临的多重结构性问题,而且,也与需求侧的有效需求仍然相对不足密切相关。中国人口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有20%的低收入家庭户人均收入不到430元每月。在这种情形之下,中国工业部门由低端向高端的转化,将会通过供给侧进一步影响到需求侧,影响乃至决定中国今后劳动者收入的提升空间以及内需驱动发展模式的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