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 - 机械行业协会服务平台

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 - 机械行业协会服务平台

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是经民政部门批准注册的跨地域社会组织,本商会自创办五年来,已被授予“AAAA”级社会组织称号,现已拥有会员企业200余家,包括:汽车行业、工程机械、机床工具、专用汽车、农业机械、矿山机电、生产服务、模具制造、科研院所、大专院校等。本商会以增进友谊、交流信息、协调关系、发展经济为宗旨,以团结会员单位、促进机械行业健康发展为工作目标,致力于内引外联,已与深圳市机械行业协会、淄博市机械行业商会等协会(商会)建立友好关系。行业商会的使命是:延长产业链,筑就大平台,汇聚行业力量,团结发展共赢;坚持科技创新和管理创新,引领地方装备制造业走向强盛!

菜单导航

中国乙烯压缩机设计第一人姜妍:投身科创二十余载 努力跳动“中国芯”

作者: 江西省机械行业商会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10:13:28 游览量: 144

简述:

二月的沈阳,温度还没有大幅回升的迹象。清晨六点,姜妍拖着行李,顶着干涩的寒风从家中出发,驱车抵达机场赶最早的一班飞机飞往湛江,刚一落地便又匆匆由湛江赶往茂名,短短停留一

  二月的沈阳,温度还没有大幅回升的迹象。清晨六点,姜妍拖着行李,顶着干涩的寒风从家中出发,驱车抵达机场赶最早的一班飞机飞往湛江,刚一落地便又匆匆由湛江赶往茂名,短短停留一天再由茂名辗转北京。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她仍在前往北京的列车上。 

  其实,作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道德模范、全国劳动模范、我国首台乙烯压缩机的主导设计者,这样的车马劳顿对于沈阳鼓风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设计院副总工程师姜妍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中国的版图上写满了她奔波的身影。

  

中国乙烯压缩机设计第一人姜妍:投身科创二十余载 努力跳动“中国芯”

 

  中国乙烯压缩机设计第一人姜妍。本人供图 

  “乙烯压缩机都是一对一定制式的设计,每一家的用户情况都不一样。”姜妍说,“这些年,我基本跑遍了全国所有乙烯压缩机的用户现场,只要有我们沈鼓的压缩机,我就会去。” 

  乙烯是世界产量最大的化学品之一,组成了70%以上的石化产品,是衡量一个国家石油化工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而姜妍提到的乙烯压缩机则是乙烯装置的“心脏设备”,它的生产技术被称为石化装备制造的“珠穆朗玛峰”,长期以来一直被美国、德国、日本等少数几个国家垄断。 

  “压缩机国产化之前,一套乙烯装置投资动辄上百亿元,国外企业即使漫天要价,我们也只能无奈接受。不仅价格由对方说了算,交货期和售后服务也没有保证。多少次技术交流时,外商态度傲慢,我们想看一眼国外机组结构却被要求回避。”当时,面对乙烯压缩机技术被国外长期垄断的状况,自主研发乙烯压缩机甚至成为我国几代装备制造人的梦想。

  

中国乙烯压缩机设计第一人姜妍:投身科创二十余载 努力跳动“中国芯”

 

  姜妍和团队正在工作。本人供图 

  2006年,姜妍临危受命,带领团队开始攻克“乙烯三机”最后的一块硬骨头——乙烯压缩机。 

  当时,国外对这方面的技术封锁异常严密,而国内相关资料更是极度匮乏。虽然使命遭遇重重困难,姜妍却从未退缩。 

  没有技术信息,她便从抚顺到福建,从茂名到大庆,穿梭于国内各大炼化厂之间,爬上几十米高的进口乙烯装置工作台,只为看一看同类产品的外观结构和运行情况。没有相关资料,她便一边在网上搜索有限的信息,一边查阅厚厚的外文原版资料。 

  每天睡眠时间不足5个小时,300多份图纸小山般堆满工作台,电脑屏幕上数据密布排列,一旁的饭菜从温热到冰冷也顾不上吃几口……每次产品出问题的时候姜妍都会失控大哭,哭够了,再继续。 

  而这样的“继续”,一坚持,便是将近4年。 

  在经历了无数次试车失败、修改设计、再失败、再修改设计的曲折过程后,2010年1月8日,姜妍设计的乙烯压缩机试车成功。 

  她带领着这支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团队,成功设计了我国第一台乙烯压缩机、第一台百万吨级乙烯压缩机,使中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具有百万吨级乙烯压缩机设计制造能力的国家之一,打破了此前国外长达几十年的技术垄断,为中国的石化装置安上了中国人自己的“中国芯”。

  

中国乙烯压缩机设计第一人姜妍:投身科创二十余载 努力跳动“中国芯”

 

  姜妍在车间检查工作。本人供图 

  “我认为,做设计就像当母亲,从设计图纸到车间生产、试车、安装运行,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点点长大。今年正好是我工作满22年,应该说这22年我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把我们的压缩机设计国产化。” 

  相较于对项目的无怨无悔,姜妍面对女儿却亏欠难言。 

  2014年元旦前,姜妍从沈阳到广州,从广州到茂名,再辗转到乌鲁木齐,最后从独山子回到沈阳,一到家便赶上女儿发烧。 

  “太累了实在没有精神照顾她,三天后女儿烧成肺炎,孩子刚住院,因为惠州乙烯交流我又要出差去北京,不得不离开还在住院的女儿。”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姜妍在座位上止不住地抹着眼泪。 

  今年元旦,本来答应与女儿一起跨年的她,由于要赶往乙烯压缩机用户现场,不得不在元旦前夕就离开沈阳。走的时候,女儿还在发高烧。 

  22年来,对于女强人姜妍来说,只有两件事会刺激她的泪腺:一个是项目,另一个就是女儿。 

  姜妍曾说,女儿希望妈妈能够时常陪在身边,哪怕听她讲一讲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是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