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 - 机械行业协会服务平台

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 - 机械行业协会服务平台

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是经民政部门批准注册的跨地域社会组织,本商会自创办五年来,已被授予“AAAA”级社会组织称号,现已拥有会员企业200余家,包括:汽车行业、工程机械、机床工具、专用汽车、农业机械、矿山机电、生产服务、模具制造、科研院所、大专院校等。本商会以增进友谊、交流信息、协调关系、发展经济为宗旨,以团结会员单位、促进机械行业健康发展为工作目标,致力于内引外联,已与深圳市机械行业协会、淄博市机械行业商会等协会(商会)建立友好关系。行业商会的使命是:延长产业链,筑就大平台,汇聚行业力量,团结发展共赢;坚持科技创新和管理创新,引领地方装备制造业走向强盛!

菜单导航

工业互联网的生命力在于解决问题

作者: 江西省机械行业商会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7日 07:52:10 游览量: 129

简述:

“工业互联网不需要高深的技术或是时尚的名词,而是看能不能解决问题。如果可以解决企业的问题,就有生命力。”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总工程师余晓晖在接受中国工业报专访时说

“工业互联网不需要高深的技术或是时尚的名词,而是看能不能解决问题。如果可以解决企业的问题,就有生命力。”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总工程师余晓晖在接受中国工业报专访时说。

11月23日,在广州举行的2018中国工业互联网大会上,一批中小企业分享了如何通过工业互联网给企业带来的巨大变化,这包括数据采集与共享、预测性维护、在线制造等等。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解决了企业发展中的痛点,打通了瓶颈,让企业获得了实质性的收益。

 工业互联网的生命力在于解决问题

为何工业互联网能在较短时间里受到如此多的关注?中国工业互联网与国外有何不同?有什么挑战与机遇?兼任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的余晓晖一一详细作答。


解决需求成为市场共识

中国工业报:工业互联网文件落地也就一年时间,但各界关注度非常高,您认为是什么原因?

余晓晖:国务院《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以及工信部《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 年)》等文件的发布只有一年左右,但我国很早就在探索互联网和制造业、工业体系的融合应该怎么走,比如工信部2013年9月发布的《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专项行动计划(2013-2018年)》专门有一项是互联网和工业融合创新行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也较早就开展了工业互联网的体系架构研究。

也就是说,政策和产业的部署,并不是去年才开始,只不过去年国务院文件的出台有很大的推动作用,形成了一个热潮。中国信通院联合其他单位共同发起的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在2017年已经有几百家成员(主要是企业),有很多的思考与实践以及国际对接的铺垫。

但是最根本上,产业界一定是觉得工业互联网符合自己的需求,能解决自己的问题。我觉得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有这个共识。一方面,中国消费互联网的发展对中国产业界有很大的启示,推动中国企业对互联网技术的接受度比国外要高,这一点在与美国、德国的产业界交流中得到了验证。另一方面,中国工业化本身时间不长,积淀不够深,反而没有那么大的包袱。

总体上,工业互联网的理念、架构设计,可以和企业的痛点、难点很好地结合,加上有一些先行者的成功案例。天时地利人和,使工业互联网的关注度非常高,开局良好。


信息化弥补工业化不足

中国工业报:中国工业互联网发展路径与欧美相比,有哪些相同点与不同点?

余晓晖:首先,国内外在方向上是一致的。工业互联网是把互联网技术、数字技术应用到传统产业,特别是工业界的数字化转型。这一点是一致的。其次,从技术理念、架构体系是一致的,目的是让工业系统连接起来,让数据能够流动,通过数据分析、建模,进行各个层面的优化,最终进行生产工艺、生产线,还有生产过程的创新。在技术要素层面,都需要物联网连接、边缘计算,需要人工智能、大数据、移动互联、区块链等等。

不同点在于中国自己需求的多元化。多元化来自发展的不平衡,包括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企业、不同的区域间的不平衡,以及中国工业要素体系也不太健全,比如中小企业融资问题、信用体系问题、保险问题等等,使中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与应用也非常多元化。

美国做工业互联网最早做得比较多的是GE,GE最主要的一个方向是资产优化,产品销售出去之后,进行远程的运营维护,比如发动机、能源设备,通过工业连接、数据进行分析和优化。德国比较突出的是生产技术的结合,生产工艺优化做得比较多。日本就是自动化、机器人结合比较多。这些基本上在中国都可以找到类似的案例。

但中国也做了很多欧美没有的东西,比如基于工业互联网解决信贷的问题,即通过交易数据、工业设备运行数据来解决信贷问题,做得很成功。类似的这种创新很多,这也是中国工业互联网多元化的一种体现。

另外,国外企业工业积淀较好,比如工艺参数、工艺包、工艺模型等等,这是由于中国工业化发展太快,工业积淀有差距。

中国工业报:如何解决工业化积淀不足的问题?

余晓晖:传统工业化该做的东西还是要做。中国工业化目前还没有彻底完成,且不平衡,需要长时间积累。比如很多国外企业,掌握大量的工业模型算法,这并不是通过现在的人工智能实现的,而是把以前沉淀下来的技术进行标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