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 - 机械行业协会服务平台

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 - 机械行业协会服务平台

江苏省江西机械商会是经民政部门批准注册的跨地域社会组织,本商会自创办五年来,已被授予“AAAA”级社会组织称号,现已拥有会员企业200余家,包括:汽车行业、工程机械、机床工具、专用汽车、农业机械、矿山机电、生产服务、模具制造、科研院所、大专院校等。本商会以增进友谊、交流信息、协调关系、发展经济为宗旨,以团结会员单位、促进机械行业健康发展为工作目标,致力于内引外联,已与深圳市机械行业协会、淄博市机械行业商会等协会(商会)建立友好关系。行业商会的使命是:延长产业链,筑就大平台,汇聚行业力量,团结发展共赢;坚持科技创新和管理创新,引领地方装备制造业走向强盛!

菜单导航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陈道富:经济转型下的金融变局

作者: 江西省机械行业商会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01日 19:28:33 游览量: 78

简述:

11月12日-13日,2016全国机械工业经济形势报告会在新乡市召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分析指出

中国经济:现实的困境和抉择难题

  1、微观困境:成本上升,风险增加

    劳动力、环保、资金(信用)、物流成本、租金。高杠杆,金融风险开始集中暴露

  2、宏观困境:经济下行、通货紧缩、效益下降、失业率上升

  3、政策困境:刺激性政策有效性下降,三元悖论

  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空间

  • 提升低效部门的效率。物质生产从收入端转向成本费用端,寻求更广的分工、更有效的生产、管理技术(广义的资源组织效率)。

     – 当前效率较低的包括国企和政府两个部门。政府从基础设施建设中解脱出来,通过还清欠款、提高政府管理服务能力(购买服务或者培养服务能力)实现扩张性财政政策,为企业采取更为广泛的分工,提高管理效率提供好的外部环境,如物权登记、信用体系建设等。互联网的发展,提供了新的经济组织方式,在相当程度上替代原有的经济组织模式,带来转型的阵痛和新的不确定性。

  • 解除资源自由流动约束对价值的抑制:土地和股权

  • 开发未来新的需求:从生存走向生活,追求身心健康

金融变局

  ● 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割裂:物价、资产价格与滞胀

    – 货币(信用)扩张或收缩的基础

      • 商业创造(固化过程):对实体资源的争夺

        – 合理的商业创造

        – 不良资产

      • 已有商业机会的货币化(证券化过程)

      • 已有资产的价值重估过程

      • 庞氏骗局(资金仅在负债方空转)

  ● 近年来金融风险事件的回顾与反思

    –钱荒:国有金融机构坚信央行无限制提供流动性(不加论证的信仰),同业业务大幅扩张(高杠杆),短借长贷(期限错配),不重视流动性管理。在央行没有及时提供流动性支持后,市场出现谨慎预期,货币乘数大幅下降(正反馈机制),引发更大范围的流动性紧张。

    –股市:国家牛和改革牛,将股市走势与国家和改革联系起来,4000点只是开始,推动市场狂热。增发和市值管理(载体),场内场外配资(高杠杆),创业板和新三板的创投投资逻辑(寻找高收益的黑马弥补错误投资),股指期货和私募投资快速发展。市场交易量屡创天量,普遍存在击鼓传花心态,查场外配资引发市场调整,放任市场大幅调整引发正反馈机制(止损和平仓位),千股跌停千股停牌(正反馈机制)。对救市预期,大量投资者中间冲入股市,但由于缺乏有效协调和救市措施,部分措施甚至加剧市场流动性紧张,股市进一步大幅下挫,使投资者和救市资金损失惨重。今年股票市场退出“熔断机制”,推出当天即发生“熔断”,不合理的制度设计加大了市场波动。

    –汇市:美国收缩量宽并不断对外宣称考虑加息等回归常态货币环境,国内贸易企业相信汇率升值和稳定,保留大量美元空方敞口,新兴市场国家汇率大幅贬值,国际社会担忧人民币贬值又寄希望人民币保持稳定发挥稳定锚作用。在股市异常波动,投资者还处于受伤和谨慎状态,在启动中间价改革的同时推动人民币贬值。改变了汇率形成机制,使市场普遍预期的汇率运行模式发生调整,引发企业被动调整头寸,资金大量流出和国际社会的连锁反应。汇率重回稳定并转向参考一篮子货币操作,实质上加强了资本账户管制,暂时稳定了资本外流和汇率大幅贬值预期,但埋下了爬行钉住的隐患和资本外流的压力。

  ● 内在根源

    –实体经济的低回报与庞大的金融体系对绝对回报的追求不相匹配。边际资本产出率超过7,近些年非金融上市公司的销售理论率(净利润/营业收入)大幅下降,从20%以上降到5%左右。高债务水平和债务规模的快速膨胀。

  ● 金融转型期(部分市场化)的特殊风险

    –金融体系市场化程度提高后,市场主体对市场各类获利机会,尤其是市场扭曲带来的获利机会,有更高的敏感性和套利动机。如非上市企业和上市企业,一级和二级市场,批发和零售市场,并利用结构性产品,尤其是利用影子银行体系和民间金融体系,放大杠杆快速获取其中的差价。

    –政府对某些市场的价格或指数有期待,甚至有些政策的配合。这些期待被市场所觉知,市场容易产生确定性预期,市场基于此大量构建交易头寸,甚至最终成为预设条件(信仰)进行投资和交易。一旦这些预设发生改变(普遍信用已进入价格反映,改变则没有没有被计价),会导致市场快速调整并过调。更严重的是,在房地产等领域,个别地方政府对房地产市场还有操纵的痕迹,国有企业和地王频现。市场参与了这个市场的单方向游戏,但一旦市场预期出现逆转,则会发生巨大的超调。汇率等价格管理产生巨大的利益空间,调整是利益再分配过程。这是一个以政府意志为基本假设带来市场运作的单方向累计,从而产生的泡沫化倾向。